李克强:坚持预防为主、医防协同 不断提高艾滋病防治能力和水平
人才强军 习近平重要讲话在全军引起强烈反响
看浙西“余东画村”里的“乡村毕加索”如何点墨成金

捐千万善款 “顺其自然”身份仍是谜 宁波慈善总会表示不再“寻人”

发布时间:2021-11-24  来源:央视网-北京青年报  字体大小[ ]

  “顺其自然”再捐款105万,这是23年来他(或她)用虚拟的地址、虚拟的名字捐给宁波慈善总会金额最多的一次。根据其意愿,款项主要用于助学、助教等教育方面。“顺其自然”为了不透露真实身份,费尽心思,曾留言称“坏事不做,好事不说”,其故意将每张汇款单上的金额控制在1万元以下,就是为了“规避”署真名的要求。

  原标题:捐千万善款 “顺其自然”身份仍是谜

“顺其自然”多年来的汇款单与来信

  “顺其自然”再捐款105万,这是23年来他(或她)用虚拟的地址、虚拟的名字捐给宁波慈善总会金额最多的一次。根据其意愿,款项主要用于助学、助教等教育方面。“顺其自然”为了不透露真实身份,费尽心思,曾留言称“坏事不做,好事不说”,其故意将每张汇款单上的金额控制在1万元以下,就是为了“规避”署真名的要求。

  “顺其自然”再捐百余万善款

  11月23日上午,邮政储蓄的专人专车将汇款单送至了宁波市慈善总会,白色的信封、娟秀的字迹,署名是“顺其”,落款地址还是不存在的宁波市中山路1号。

  打开信封,是厚厚一叠汇款收据,共107张,其中105张是9999元,1张55元,1张50元,累计105万元。善款是11月19日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海曙区鼓楼支行和海曙区邮政大厦营业所两个地址汇出。

  据副秘书长侯金辉介绍,宁波慈善总会成立于1998年,从1999年起,“顺其自然”坚持每年向市慈善总会捐款,今年已是第23次,累计金额已高达1363万元,粗略估计单据数量达到了上千张。

  据分析,“顺其自然”的捐款有几个特点:一是从“顺其自然”四个字中随机选择两个字作为捐款人名,今年的落款是“顺其”;二是落款地址都是不存在的;三是每张汇款单都不超过1万元;四是都在每年的11月底12月初汇出,然后收据邮寄至市慈善总会。

  “其实随着大家对慈善事业的了解,通过匿名给我们捐款的人有很多,有按月的也有按年的,但从刚成立到现在一直捐的不是很多。”侯金辉说,“顺其自然”大部分是坚持捐给了宁波慈善总会,但出现灾害时,对方也向国内其他机构捐过款。

  来信中对善款使用方向有说明

  对于善款的使用方向,“顺其自然”寄来的信件中早就有过说明,1999年随着第一笔捐款而来的还有一封信,其中称,“我作为群体中的一员,特献上一份微薄的心意,寄人民币伍万元去帮助更需要的人们。”

  2000年的信中明确写道,“希望将这笔捐款指定给山区建造一所学校,特寄上人民币贰拾万元整,来代表我想做的事。”落款特意标注“坏事不做,好事不说”。

  2001年的来信中提及,“谨此捐上人民币壹拾伍万元,这笔捐款是否可以指定作为学生的助学金,作为我的微薄之力。”

  2002年寄来的内容为,“现寄人民币壹拾捌万元整,可否作为助学金。谢谢。”

  这四封信的署名均为“顺其自然”,日期显示全在12月初左右。

  侯金辉表示,根据“顺其自然”最后一封信的用途说明,慈善总会对捐款的使用有了标准,“20多年来,一直坚持将善款用于助学、教育方向,而且每次收到捐款时,都会将上一次的捐款使用情况进行公开发布。”

  据介绍,近几年,“顺其自然”的善款主要用于对口帮扶地区教育条件改善。如2017年,宁波市慈善总会支出30万元用于黔西南州兴仁县青年志愿者脱贫攻坚夜校项目,66万元用于延边州4个国家贫困县农村学校更新和添置学生电脑。2018年99万元善款,则用于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兴平学校教学楼建设。2019年,100万元用于黔西南州甬黔儿童体验馆项目建设。“顺其自然”2020年的100万元善款,则计划用于四川凉山州教育设施改善。今年的捐款则按照对方当年的意愿,主要用于助学、助教等教育方面。

  曾被公开寻找 如今身份仍是谜

  然而,“顺其自然”的身份却一直是个谜。

  不少好奇的网友也纷纷猜测“顺其自然”的身份,有人说从字迹看应该是名女性,也有人称也许是一个组织。网友也认为数十年如一日的善举,似乎也说明了TA的生意一年比一年好,“虽然TA不想被打扰,但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谁。”

  北京青年报记者尝试联系了此次寄出地址显示的两家邮政局,工作人员均表示无法确定对方是谁,“只是听说过”。

  “这么多年来,没有人见过他或她,也不知道对方是组织还是个人,因为钱款都是通过挂号信的方式由邮局寄给我们。”侯金辉表示,邮局的工作人员确实也无法判断,因为寄件人有时候是男子,有时候是女子,而且负责办理的也不一定是同一个工作人员。

  他透露,多年前,慈善总会曾经也公开发起过寻找的活动,但并没有结果。后来接到越来越多的反馈称,也许对方本身就不想露面,实在没有必要一定找出这个人。

  他坦言,其实从内心来讲,不管对方捐了多少钱,今年如约而至,“比如说是一位老人家,那就证明身体还是非常健康的,如果是个企业家,我们也会觉得他(她)的企业肯定是蒸蒸日上的。”

  侯金辉认为,确实无法猜测对方的真实身份,也许是一个家族或者群体,一直接力做这件事,“因为从最早的信件内容来看,笔迹是在变化的,但这几年应该差不多是同一个人。”

  还有一个细节也暗示出了对方并不想公开自己的身份,按照要求,汇款金额达到1万元是需要署真名的,但是“顺其自然”的每张汇款单上的金额都不超过1万元。

  侯金辉坦言,为了尊重捐赠人的意愿,慈善总会便没有再继续“追根究底”,于是在接到捐款后,都会通过媒体报道等公开的方式让对方知道钱已经收到以及具体用到了哪里。文/本报记者 宋霞

中国公众新闻网摘编亓荃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